<rt id="a4oam"></rt><acronym id="a4oam"></acronym>
<rt id="a4oam"></rt>
<rt id="a4oam"></rt><object id="a4oam"><small id="a4oam"></small></object>
<tr id="a4oam"><optgroup id="a4oam"></optgroup></tr>
<rt id="a4oam"></rt>
<rt id="a4oam"></rt><acronym id="a4oam"></acronym>
<acronym id="a4oam"></acronym>
<rt id="a4oam"></rt><tr id="a4oam"><xmp id="a4oam">
<rt id="a4oam"></rt>
利財網

管理混亂或者關聯方合謀?四川信托任用“老賴”為投資顧問


導讀:在A股遭遇兩次熔斷行情大幅下跌以及前兩個月P2P頻繁爆雷之后,不少投資人將目光投向了信托產品,但是信托就一定安全嗎?近日,有投資者爆料,在四川信托購買的川諾3號信托產品已經違約延期長達半年之久,至今仍未兌付。

1

這不是第一次,但是會是最后一次嗎?

根據百度百科資料顯示,四川信托有限公司是在四川省信托投資公司、四川省建設信托投資公司歷經十一年整頓重組之后設立的信托公司,注冊基本為35億元人民幣,2012年,該公司還獲得了“誠信托行業新秀獎”,但就是這樣一家公司,旗下信托產品卻頻繁爆雷。據了解,本次投資者爆料的川諾3號并非是四川信托第一次違約延期兌付,在此之前,四川信托在2015年6月發行的“錦惠19號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和在2015年9月14日發行的“川諾2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均遭延期,另外,今年4月底,華創證券管理的“華創中科金一號集合資金管理計劃”也因到期未能及時還款而違約,涉及金額為1.51億元,而該資管計劃投向的正是四川信托的“川信·中科金控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可以說,四川信托違約延期方面是“前科累累”。

公開資料顯示,本次違約延期的產品是“川諾3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該計劃共成立3期,其中第一期信托規模2650萬元,第二期信托規模1550萬元,第三期信托規模1800萬元。各期信托單位預計存續期限為30個月,自該期信托計劃成立之日起計算,一期于2017年11月4日到期,二期于2017年12月2日到期,三期于2018年3月9日到期。



該信托資金最低金額為300萬元,名額限制為15人,預期固定收益為年化10%,浮動收益部分為超額收益的30%,固定收益和超額收益在信托計劃結束時一次性分配,資金主要用于認購上海覓璽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份額。而川諾3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投資顧問則是聲名狼藉的北京圓融通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通過百度搜索一下圓融通,“逾期”、“欺詐”“違約”“風險”等詞層出不窮。



根據工商信息,圓融通公司注冊于2008年10月,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2018年4月27日,據中國經營報報道,圓融通資管公司多款產品逾期,且信息披露失實,而2017年11月8日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即所謂的“老賴”。

2

自毀長城,四川信托誠意何在?

今年5月24日,有媒體曝光四川信托違約延期相關情況,其后,四川信托于5月25日發布公告稱,川諾2號和川諾3號屬事務管理類信托,四川信托承擔被動受托責任,圓融通為實際管理人,四川信托不參與也無權介入,試圖借此撇清四川信托的責任,不過,根據產品說明,川諾3號主要是用于認購圓融通作為普通合伙人發起設立的上海覓舒的有限合伙份額。而根據工商信息,上海覓舒的股東分別是四川信托和北京圓融通,其中四川信托持股83.33%,圓融通持股16.67%。



此外,上海覓舒成立的時間是2015年7月15日,而川諾3號一期成立日期是2015年11月4日,僅僅成立四個月不到的時間,上海覓舒就吸納了四川信托上億元的投資額,轉而投資了黑龍江龍視珠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而龍視珠江的法人,正式圓融通的法人王旭峰,除此之外,該公司早在2015年7月1日就被黑龍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兜兜轉轉,剝開層層嵌套,四川信托口中所謂的高收益低風險產品,實際上卻是風險百出危機四伏。



今年五月份,因為四川信托始終未能按約兌付,憤懣的投資者們找到了四川信托的總部,要求給一個說法,對此,四川信托發布公告,承諾從六月份開始,分批支付投資人的本金及收益,其中,6月份支付不少于1000萬元,7月份和8月份各支付不少于1500萬元,9月份支付剩余投資本金,10月份支付剩余投資收益。




然后,九月時間已經過半,四川信托承諾的從六月開始分期返還本金和收益始終未見蹤影,這份公告徹底成為一紙空文,四川信托毫無誠意,再次違背自己做出的承諾,這無異于自毀長城。

3

是管理混亂,還是關聯方合謀?

一而再再而三的言而無信之后,四川信托在投資人心目中最后的一絲信任也被磨滅,北方的投資者們找到了四川信托北京分部,不料工作人員卻再次以事務管理型信托為由搪塞投資者,而當四川信托北京分部的工作人員在投資者的要求下帶領投資者來到圓融通公司時,投資者才知道,所謂的圓融通公司,設在一棟普通的居民住宅樓中,沒有任何的公司標志和標牌,說其是皮包公司、空殼公司也不為過。

無奈的投資者們向四川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信訪,請求徹查四川信托。川銀監介入調查之后,投資人才發現,川諾3號的資金流向并沒有如計劃書所言,而是最終流向了黑龍江龍視珠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南京網元通信技術有限公司。

南京網元通信技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注冊資本為3000萬人民幣,但是這家公司因為債務清償問題已被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至此,加上前文中提到的黑龍江龍視珠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之前中國經營報報道的北京中加陽光能源技術(集團)有限公司,四川信托的投資體系中,已經有三家失信被執行人和一家經營異常公司。

根據計劃說明書,川諾3號產品募集資金6000萬,管理人劣后資金1000萬,共計7000萬,用于投資優質公司的股權,但是實際上,該項目僅有2000余萬用于股權投資,其他另有4340萬以結款方式出借,嚴重違反與投資人的合作協議。除此之外,用于股權投資的2000萬也并沒有投向“優質公司”,而是投向了龍視珠江和網元通信這樣的經營異常和被執行人企業。

中國銀監會關于印發《信托公司私人股權投資信托業務操作指引》(銀監發(2008)45號)的通知中強調,投資顧問應該“持有不低于該信托計劃10%的信托單位,實收資本不低于2000萬人民幣,團隊主要成員股權投資業務從業經驗不少于3年,業績記錄良好,無不良從業記錄”;被投資的未上市企業,應該“與信托公司及其關聯人不存在直接或間接的關聯關系”。



根據川銀監的信訪答復書,四川信托根本未收集圓融通公司的歷史投資業績,未在合同中載明投資顧問團隊基本情況和以往業績,也未收集圓融通公司的驗資報告和會計報表,并且在屢次報告披露中,均未披露上海覓璽的具體投資情況。



作為一家注冊資本35億的知名信托公司,要說四川信托對自己選擇的顧問團隊和投資的公司一無所知估計沒人會相信,但是四川信托依然違規選擇了根本沒有資格作為股權投資類信托顧問的圓融通,最終導致投資人血本無歸的后果,在這中間四川信托真的一點責任都沒有嗎?還是說,四川信托對自己體系中的這些老賴心知肚明,整個投資計劃實際上是多方合謀沆瀣一氣,只是為了欺騙投資人呢?

本文由無冕財經合作方委托發布,歡迎轉發,無需聯系即可轉載。





本文如有侵犯您的權利,請及時聯系我們
北京十一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