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a4oam"></rt><acronym id="a4oam"></acronym>
<rt id="a4oam"></rt>
<rt id="a4oam"></rt><object id="a4oam"><small id="a4oam"></small></object>
<tr id="a4oam"><optgroup id="a4oam"></optgroup></tr>
<rt id="a4oam"></rt>
<rt id="a4oam"></rt><acronym id="a4oam"></acronym>
<acronym id="a4oam"></acronym>
<rt id="a4oam"></rt><tr id="a4oam"><xmp id="a4oam">
<rt id="a4oam"></rt>
利財網

新三板券商集體搶灘登陸A股,解碼湘財證券的“黑馬基因”

IT圈內事 2018-07-06 17:13

盡管國內外金融形勢進一步復雜,特別是監管部門對券商盈利狀況、資產規模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集居于新三板中小券商沖刺A股的熱潮并未退去;繼南京證券成功從新三板申請摘牌并轉戰A股后,又一家國內老牌券商湘財證券,也在重啟IPO進程。

對比拿湘財和南京證券,與南京證券同為傳統區域性券商的角色類似,作為“新湖系”金融抓手的湘財證券,亦同樣專注于區域性市場;此外,南京證券曾希望搭上南紡股份“曲線上市”,“命運多舛”的湘財證券也曾欲“借助”大智慧登陸A股,相似的“遭遇”最終讓兩家券商雙雙屈身于新三板數年。

6月13日,南京證券成功A股IPO并連續爆漲153%,成為近三年上市后表現最佳的券商股而持續發酵。相較之下,湘財證券的IPO步伐相對緩慢一些,但仍不方案我們將兩家有不少相似點的中小券商,從上市歷程、財務比較和基本面優勢等維度進行一番對比分析。

上市路途均“一波三折”

沉寂了數年,A股正迎來證券公司 IPO大潮。今年以來,已有包括華林證券、南京證券、中信建投、長城證券和天風證券在內的5家券商過會,券商IPO的進程與速度,確實較往年增加明顯。

國內外復雜的金融形勢及監管部門對于券商凈資本的風控體系,明顯讓券商加快了對于IPO的步伐和渴求度;正是在這種大背景下,包括南京證券、湘財證券等多家委身于新三板的中小券商,重新開始燃起A股IPO之夢。

成立于1996年湘財證券,在國內資本市場可稱得上老資格;作為國內第一家被核準為全國性綜合類證券的公司,其登陸A股的歷程,卻可稱得上異常“坎坷與曲折”。

早在2011年,坊間就傳出,曾作為湖南券商“老大”的湘財證券,欲并購同為湖南本地的財富證券并謀劃IPO上市;最終因并購計劃失敗,IPO隨即宣告胎死腹中;此后,湘財證券的控股方“新湖系”,曾欲借助大智慧并購湘財證券,讓其完成登陸A股之旅,但最終無奈折戟的湘財屈身新三板。

這一經歷與南京證券頗有些相似,1990年由中國人民銀行南京分行發起設立的南京證券,也可稱得上區域龍頭;雖然相較于江蘇本地的華泰證券、東吳證券,其經營規模堪稱“小字輩”;但是,早在2012年,南京證券便已完成股改欲啟動上市,卻一直未能如愿;2015年,南京證券曾欲借助南紡股份重組之機完成“曲線上市”,但以失敗告終并掛牌于新三板。

基本面均受市場大環境影響至深

隨著南京證券良好表現引發巨大的“蝴蝶效應”,投資者無疑對于具有相同“基因”的湘財證券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期待其復制出南京證券的成功之路。

盎司財經研究發現,兩家券商的體量幾乎相當,均是區域型券商的代表;具體來看,湘財證券當前共有 55 家證券營業部,其中湖南、廣東、上海、北京、浙江占據其營業部布局的核心地位;南京證券則擁有86家證券營業部,其中42家位于江蘇省內,并在寧夏地區也開設有15家營業部。

雖然湘財證券營業部數量較南京證券有所差距,但從兩大券商的資產規模來比較,2017年,湘財證券與南京證券的總資產、凈資產、負債分別為240.8億與235億、81億與94億、159.7億與141億。

而從這兩家券商近三年來的業績分析,也可稱為“旗鼓相當”;數據顯示,湘財證券2017年度實現營業收入13.48億元,較2016年的16.09億,同比下滑近20%,與2015年的30.2億營收相比,則下滑了超過50%,在歸屬母公司凈利潤方面,去年,4.29億的凈利潤與2016年幾乎持平,但較2015年下滑了將近65%。

新三板券商集體搶灘登陸A股,解碼湘財證券的“黑馬基因”

與湘財證券相比,南京證券的營收亦經歷較大波折,南京證券的營收規模從2015年的30億,下挫至2016年的15億與2017年的13.85億;凈利潤亦從2015年14.13億大幅回落至2016年、2017年的4.9億與4.1億。

如果再細分至券商主要營收構成,湘財與南京證券亦較為接近;具體來看,在2017年湘財證券經紀、信用交易、自營、資管、投行、直投業務六項收入中,受市場影響較大的經紀業務收入6.81億元,較上年9.88億元減少了31%,投行業務收入8017萬,較上年2.7億下降超過70%。

新三板券商集體搶灘登陸A股,解碼湘財證券的“黑馬基因”

湘財證券各分部營業收入構成

此外,湘財證券的直投業務亦受到較大影響,由1億元營收下滑至-6000萬;但值得注意的是,湘財證券自營收入由2016年的-5563萬增加至2017年的2.13億,資管業務、信用交易亦出現同比增長。

與湘財證券相類似的是,2017年南京證券在六項收入亦較往年出現較大變化;其中,2017年南京證券經紀業務收入5.68億元,較上年7.76億減少了36%,投行業務收入8972萬,較上年2.56億下降1.87倍;與此相對應,券商自營業務由2016年的1.01億增長至2017年的2.38億,信用交易則由4.4億增加至4.9億出現同比增長。

新三板券商集體搶灘登陸A股,解碼湘財證券的“黑馬基因”

南京證券各分部營業收入

通過財務數據以業務具體對比后發現,湘財與南京證券的業績下滑,均與市場大環境下的經紀和投行業務占比下降直接相關聯,對此,兩家券商均通過多種方法加以應對;對于主業領域,湘財證券在經紀業務、投行收入逐年下滑的同時,通過擴展自營業務、資管業務和信用交易實現業績企穩;南京證券則是通過擴大自營業務、信用交易穩定局面。

湘財更具“黑馬”基因

盡管湘財證券與南京證券均通過開拓分部業務,試圖挽救下滑的業績,但由于中小券商體量較小,對環境變化較為敏感,單純依賴對分部業務的補強已經較為艱難;特別是進入2018年以來,在去杠桿、強監管的背景下,國內金融監管環境也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

當下,國內券商股密集沖刺上市,一方面是基于此前監管層要求證券業制定三年資本補充規劃的“落地”的時間需要,另一方面則是和當前證券業激烈競爭下的融資補血與做大做強券商主業緊密相關。

從此前市場的表現看,南京證券期待通過IPO增加公司營運資本,改善公司財務結構,并進一步發展主營業務,提升市場競爭力的訴求已經得到投資者的極大認可,與南京證券具有類似的訴求,對于湘財證券來說,由于其屬于“新湖系”,一旦成功IPO并順利完成資本擴充,“新湖系”既有的強大金融資源或將為其提供更為強大的動力。

作為“新湖系”的母公司新湖集團來說,目前入股和控股的金融機構已經覆蓋證券、期貨、銀行、保險四大領域,除湘財證券外,包括銀行板塊的中信銀行、盛京銀行、溫州銀行、保險板塊的陽光保險,證券板塊的長城證券,期貨板塊的新湖期貨,這些金融公司業務均可與湘財證券形成合力,共同拓展券商業務生態。

除此之外,“新湖系”還布局包括萬得在內的金融數據公司;特別是,作為互聯網證券終端服務商大智慧占比超過20%的第二大股東,雙方基于互聯網金融服務平臺發揮出的協同作用,無疑使得湘財證券的業務競爭更具明顯優勢。

目前,隨著湘財證券完成新三板退市,其最終上市步伐隨之加快;從湖南證監局官網披露顯示,早在5月份,湖南省擬上市公司報備情況表中,湘財證券就已正式進入上市前的“輔導期”,相信后續的IPO掛牌也只是個時間問題。

對于湘財證券能否得到南京證券類似的追捧,“天時地利人和”成為必不可少的關鍵因素;從大環境來看,由于今年成功IPO的券商數量較多,市場競爭必定較為激烈,但對于具備特殊價值的湘財證券來說,其獨特的“黑馬基因”已愈發明顯。




本文如有侵犯您的權利,請及時聯系我們
北京十一选五技巧